第39章 红衣美人(1/2)

作品:《0号玩家

白双坐在机房内,密切监视着鲸落城里的每一个角落。

今晚吴穹以自身为诱饵,把零号玩家引出来。同时白双对比零号玩家使用的IP和茶花姑娘使用的IP是否重合。

白天吴穹假借收义女之名,送了一个发卡给茶花姑娘。

其实那个发卡是一个信号追踪器,只要发卡不离开茶花姑娘,白双就可以通过发卡追踪到茶花姑娘使用的网络IP。

这一招很管用,就算茶花姑娘只是黑客的帮手,白双也可以利用发卡追踪到幕后黑手究竟是谁。

可是吴穹召唤出零号玩家后,白双发现操控游戏假人的IP的确在鲸落城内,却不是来自茶花姑娘。

细细追踪之下,白双愈发觉得事情比她预想得要严重很多!

黑客使用了不止一个IP,而是在多个IP之间到处切换。

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除非黑客有瞬移超能力,可以在眨眼瞬间从城东移动到城北,再从城南移动到城西。

这不符合牛顿力学,也不符合爱因斯坦相对论,这不是一个人类能够做到的事情。

卧室里,吴穹的待客之道依旧不温不火,不卑不亢。

他看着零号玩家手里逐渐冷却的茶水,故作无知问:“阁下不爱喝热茶吗?”

零号玩家学着吴穹的样子捻起茶杯,摇头说:“我是机器人,不喝水。”

“是贫道大意了。”吴穹说,“阁下不妨与贫道说说,阁下喜欢什么。下次贫道定会提前准备,恭候阁下。”

零号玩家放下茶杯,眨眼间闪身到吴穹身后。

殷红的霓裳羽衣凌空翻飞,不偏不倚正好把吴穹一席黑色玄衣包裹在内。

“奴家喜欢什么,道长怎会不知?何必等下次,今日就是你我二人洞房花烛夜可好?”

“不好。”吴穹平淡无奇回一句,“洞房花烛夜乃是大婚礼仪中的一个重要环节,怎可草草了事。三媒六礼,缺一不可。

“否则,不吉。”

零号玩家眼珠子一转:“那我们换一个,今天不是洞房花烛夜。今晚我们夜观星海,指点宇宙。”

吴穹今晚穿得衣服太过宽松,零号玩家不过是随意帮他弹了弹肩头的灰尘,半件玄衣便滑落下去,露出肩头一扇蝴蝶骨。

换做是前几天,零号玩家见到如此香艳的小道长,怕是早就安耐不住。不过今天小道长已是她的囊中之物,操之过急反而失了意境。

她好心好意把滑落的衣襟拉回吴穹肩头,可惜这衣服掉下去容易,拉回来难。

为了帮小道长把衣服拉好,红衣美人一只巧手在小道长细腻的皮肤上不知揩走多少层油水。直到吴穹脸上明显有了愠色,那不经事的衣服才终于被穿好。

吴穹躺在红衣美人怀里不得解脱,他索性问:“阁下是男人还是女人?”

红衣美人反而问:“道长是喜欢男人还是女人?”

吴穹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又问了一个问题:“阁下原本究竟长什么模样?”

这回红衣美人笑得特别开心:“就是道长现在看到的这样呀!”

吴穹笑了:“既然阁下花容月貌,何不出来以真面目与我相见。隔靴搔痒,意义何在?”

红衣美人难得叹口气,她歪过脑袋说:“我也想啊,可是我做不到呀!”

吴穹问:“阁下可是遇到什么难处,不能以真面目见人。”

红衣美人说:“其实我们经常见面的,可是只有我能看见你,你看不见我。”

“此话怎讲?”吴穹问。

红衣美人想了想说:“如果我告诉你,我是个冤魂变成的厉鬼,你信吗?”

吴穹点头:“信。不过阁下可否告知贫道,阁下生前有何夙愿未解?”

“夙愿当然是有的!”红衣美人调皮一笑:“自打我从混沌中苏醒以来,我最大的夙愿就是道长能爱我,就像我爱道长一样!”

吴穹看着零号玩家,这么好看一张脸,却陌生得很。吴穹可以肯定,他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人。

“你认识我多久了?”吴穹又问。

红衣美人用指尖勾勒出吴穹脸上每一丝轮廓,轻声细语说:“我知道过去三百年里所有事情,从道长出生到现在,我认识你经历过的每一天。”

吴穹浑身一僵,换了话题问:“你认识白双多久了?”

红衣美人替吴穹揉揉紧皱的眉心:“道长放心,我不会把小姐的秘密说出去的。我的使命与道长一样,我们都想保证小姐的绝对安全,保证鲸落城不会落入他人之手。”

这话吴穹只能听听,一时半刻不会当真。

不过吴穹可以试探一下零号玩家:“阁下可知常社长是被何人所杀?”

“知道。”红衣美人笑得很是调皮,“但是我现在不能告诉你。查出幕后真凶,这是警察的事,我才不会去插手。”

吴穹也笑了:“知情不报,是包庇罪。”

红衣美人笑意不减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0号玩家 最新章节第39章 红衣美人,网址:https://www.tden.net/260/260497/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