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毒瘤不除,必有后患(1/2)

作品:《0号玩家

宣宣被白双赤身露骨从庄墨被子里揪出来的事情很快传到小哈布斯堡这里。

小哈布斯堡向来是个有主见的人,奈何在感情问题上他的眼睛比庄墨还瞎!

宣宣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打死都是一问三不知!“太子爷你要相信我啊!我真的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吃饭的时候我稍微喝了两口酒,那酒有古怪,我喝完以后在食堂里我就睡着了!

“后来是白小城主把我送到一个房子里去休息,等我醒过来的时候也是白小城主把我从被子里揪出来!这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啊!”

宣宣说得话有监控可以作证,之前确实是白双把睡着的宣宣背进一个房间,后来也是白双把宣宣从那个房间踢了出来。这期间没有其他人进出过那个房间,从始至终就像是白双在自导自演一样。

小哈布斯堡看过监控,也听到宣宣的申述。他实在无法判断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他只是觉得宣宣哭得楚楚可怜,宣宣肯定也是受害者。

小哈布斯堡本就疼爱宣宣,等到吴穹审问宣宣的时候,他立刻显现出自己男友力MAX,各种帮着宣宣说好话。

“教授你要冷静。”小哈布斯堡说,“我看过监控,宣宣没有出过那个房间,宣宣肯定也是被人利用。而且我听说他们在粮食基地喝的酒有古怪,稍微喝一小点就能把人醉晕过去。教授应该派人去查查那酒是谁安排的。”

看在得意门生的面子上,老道士稍微收敛了几分怒气。

审问庄墨的时候,庄墨也说过类似的话。他只喝了几口酒,但是那酒特别是上头,之后他睡了好几个小时都没醒。

白双准备的接风酒度数不高。庄墨如果只是稍微喝了几口,不可能一连睡几个小时醒不过来,更不可能被人抬着到处跑都不知道。

那酒有古怪是肯定的,但是为什么敌人不找别人下手,偏偏要找宣宣这个小浪蹄子下手。说到底还不是宣宣不知检点卖弄风骚,故意给别人留下把柄。

宣宣却是越哭越委屈:“冤枉啊!我也是被人陷害的!要是让我知道是谁陷害我,我肯定不会饶了他!”

吴穹受不了一个小蹄子在他面前哭哭唧唧,小哈布斯堡见机行事,以不叨扰老师为由带着小蹄子逃出门去。

等小哈布斯堡走后,白鲸落从虚空中撕裂而出。她提醒道:“无论这个陪酒女有没有主动参与这件事,粮食基地已经不安全了。”

吴穹蔫下气来,老气横秋道:“这就是我最担心的事情。粮食基地里又混进其他家族的人,很有可能是小荆棘派去的人。”

白鲸落忧心道:“我看不懂小荆棘究竟是想做什么。如果她是想把小姐手上捏着的证据抹掉,她没有必要对姑爷下手。小荆棘这人太危险了,留着她迟早是个祸患!”

吴穹垂下眼帘,一切报应都要从白老城主的遗愿说起。

要不是白老城主生前恳求白双留小荆棘一条命,白双早就把小荆棘做过得那些事情举报到警局去了。

按照太空联邦政府现有的法律,小荆棘犯下得那些罪孽足够她死一百回!

怎奈何,白双再是有天大的仇怨,却也敌不过父命难为。

从根本上来说,白老城主的死因是他年事太高,身体里的器官全都朽了坏了。

正巧遇上白老城主临终前和白双吵了一架。无论那一架吵或是不吵,白老城主都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他不可能再苟活下去。

可这事成了白双心里的一个坎,它认定白老城主是被她气死的。所以无论白老城主提出多么违背天理的要求,她都会执行到底。

白老城主生前对罗伯特家有愧。他不仅惭愧于没能照顾好挚友的妻儿,他更惭愧于利用木星探险队事故伪造女儿的死讯。

白双遇险的消息对罗伯特家族同样打击巨大。白老城主去世以后没多久,小辣椒和查尔斯也相继离世。

最后只剩下罗伯特家一双孤女,姐姐小荆棘十八岁掌管天密城,妹妹小玫瑰流落在外无家可归。

看在查尔斯以死谢罪的份上,白双也不忍心再去举报小荆棘雇凶杀人。

如果小荆棘被警察抓了,天密城也不会落到小玫瑰手上,而是会被其他家族分食殆尽。想到白家与罗伯特家三代人的百年世交,白双终于放过小荆棘一马。

但是对于小荆棘这样的人来说,杀人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或许是因为一百多名科学家惨死的悲剧彻底击毁了小荆棘的道德底线。

如果只是死一两个人,她尚且还会留有一丝理智。可惜最后死得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百多个!

从那以后,小荆棘奉行的原则只有一个——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距离李明川去世将近三十年,三十年来吴穹一直在反问自己是否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他放过小荆棘,是因为他遵从了青青的遗愿。

他将青青说过的话当圣旨执行,是因为他过分溺爱青青。

吴穹想起白青小时候和汤米打架的事情,白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0号玩家 最新章节第264章 毒瘤不除,必有后患,网址:https://www.tden.net/260/260497/2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