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番外3(1/2)

作品:《锦绣娇娥

李存恪道:“你这个年级,一般女子每个月都要有几天……要流血,你可明白?”

元丽自然也知道,元娇月信来的早,十岁左右的孩子,小小年级每个月总有几天捧着肚子躺在床上哼哼,生水也不敢沾,还要破费小李氏称些红糖来熬汤喝↓厌烦元娇那个样子,潜意识里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要来这东西,永远轻轻松松才好∏而点头道:“我明白,可我不想,没有更好。”

李存恪道:“那怎么行了,你是个女子,没有那东西就不能生孩子,这你可知?”

元丽伏了脑袋在枕巾里,半晌才道:“那我就不要孩子。”

李存恪掰了她起来道:“那你总要跟我过日子吧?”

他手指了自己,元丽有些心慌,但也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心怦怦跳着伏了头道:“你若不愿意,可以去找别人。”

李存恪忽的站了起来,盯着床上伏着一动不动的元丽喘了会粗气,又蹲下来低声道:“咱们都过了这么久了,你又不早替我打算,如今我这个又老又苍的样子,再到那里去寻别人?”

元丽听他的意思是他还真要去寻别人,气的伸脚蹬了道:“你如今一样样的也开府作着王爷,后院掏鸟窝的那两个我看着就很愿意,你快去寻她们去呗。”

见李存恪抓了她脚嘿嘿笑着,想挣又挣不脱,遂又补了一句道:“将我成日打发在外,谁知你是不是存了要寻一个掏鸟窝的或者炖鸟汤的姑娘的心,倒可怜我白白的替你喝鸟汤。”

他这段时间为了炖补汤,厨房倒是经长足,是而元丽才会这么说。

李存恪一把将她自床上拉了下来,两人一起滚到床上毯子上〗手将元丽圈了,见她两只脚蹬在自己肚子上缩在一起,睁圆了两只眼睛望着自己,忽而就生了要吃她两片唇瓣的心,伏低了身子贴了唇在她唇上,见她亦不推搡,便拿舌尖抵着要去搜寻她口中的甘饴—丽此时头昏脑胀喘不过气来,才张嘴欲要喘气,李存恪便跟了进来≮她唇舌间舐磨留连,继而便整个人压了下来,如疯了一般在她舌齿间搜掠搅动。

元丽叫他吻的喘不过气来,伸长了脖子粗哼了两声,岂知在男子听来,女子这样的哼声恰能叫他们疯狂。李存恪一路往下寻着去摸索她的衣带,元丽叫他放过了唇舌有了些清醒,却也知道自己与他一起三年多,这样的事情迟早会有,遂按住了李存恪的手道:“我听你的,明早就寻个郎中去问一问。但你须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李存恪急的浑身如着火了一般,闷头闷脑问道:“什么事情。”

元丽指了李存恪鼻子道:“每天都必须洗澡,你这样臭,我才不要你。”

李存恪皱眉看了元丽半晌,见她说的一本正经,伏身在她身上笑个不停道:“好,我洗。”

元丽叫他压的喘不过气来,推又推不开,气的拿拳捶了道:“你压死我了。”

李存恪翻下来仰身躺着,侧脸见元丽也一脸绯红偷瞧着自己,又她方才的意思是答应了愿意将自己交付予他的意思,心中无比敞快,两人相视无言,皆是嘿嘿的笑着。

次日两人一道又去询问那黄郎中,黄郎中见李存恪一身胡服不像个良善之辈,元丽却娇娇艳艳是个才长成的绝色佳人,心中脑补了许多胡人强抢汉人良家女子为妾,或者重金购买汉家贫家女子为妾的故事,又见元丽一脸苍白抚着个肚子,心中暗骂这个胡人禽兽只怕没有听自己的话而强行同房了,恰这种妇科隐疾,虽是个郎中毕竟不好去察看的,遂仍是饿道:“葵水未至,万不可行房事×于生活方面,吃些赤豆红枣便可使得。”

李存恪先支了元丽出门,又问那黄郎中道:“若是石女,该是什么样子,郎中可否跟我形容一下?”

黄郎中心中暗诽着禽兽,但既悬壶济世,这种东西也不能随意糊弄人家∏以他还是抽了张他爷爷当年画的医图出来,细心的给李存恪解释了一遍石女的下部构造。

李存恪看的十分仔细,自己又捧着图揣摸了许久,元丽在外有些等不得,高声叫道:“哥哥,你为何还不出来?”

李存恪仍在那里瞧着,高声道:“就来就来。”

黄郎中听了这话,心内暗愧道:原来这男子竟是那绝色小女子的哥哥,瞧我这龌龊心思,竟想些龃龉东西。

想到这里,起身转出了小案到了李存恪跟前,收了那图悄声道:“若女子到期不来葵水,还有一种可能……”

他小声凑到李存恪耳边说了些,李存恪恍然大悟般点着头,见他伸了手出来比划着,自己也伸了手出来比划。

两人叽叽咕咕许久,李存恪才千恩万谢的出门,携元丽回了行驿。

自这日起,他果真每日洗澡,到了宫门口接元丽的时候也是混身清清爽爽〈久了身上的陈垢除去,又因一直呆在京中不着风吹日晒,肤色也渐渐褪了红黑,逞着古铜色。

又过了月余,元丽又念起小腹坠痛。李存恪想着自己这些日子也买了几本妇科方面的书来看过,对于女子身体构造也略懂一二,再有黄郎中那段话的加持,已经对元丽的问题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锦绣娇娥 最新章节第124章 番外3,网址:https://www.tden.net/131/131087/1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