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华篇(1/3)

作品:《盛宠“病弱”妃

露华,一个早已经埋葬在岁月长河里的人名,久到我都忘了自己自己有这样一个清澈的名字,久到我都忘了之前纯真的岁月,久到我再也记不起当年的自己是个什么样子,唯有浸沉在阴谋诡谲之中步步为营的“赵沅姝”。

一个从来没有存在过的人,就犹如我从来都不会被人记起一样,从来都是一个不重要的人,被人不喜,被人利用着。

很久了吧,大概是二十多年前,具体是多少年,我都不记得了。

那一年,月霜说南疆太小,偏居一隅,夜郎自大,坐井观天不知天之大,海之阔。

上报了琴霖之后,未得琴霖的同意,因为南疆向来都被视为旁门左道,蛊毒之术早已让外界之人敬畏,将南疆的人视为妖邪,出了南疆会招来别人的仇视。

月霜和琴霖打了一个赌,打了一个影响后面所有事情的赌,一切的变化也是从这个赌开始。

“我走出南疆一定会被外界所容!”

这是月霜站在南疆宫殿前的廊檐下朗朗誓言。

琴霖思考了一夜,第二天给了月霜令牌期限是为期一年。

月霜是我的姐姐,那个时候的我什么都不懂,天真烂漫。很是依赖自己的姐姐,知道她要离开,我哭了一天一夜拉着她的衣服不让她走,要走也是要带上我一起。

最后月霜无奈的摸着我的头,说道永远只呆在一个囚笼般的弹丸之地不会成长。

当时的我不懂她的意思,后来等我明白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早已变了样,后来我宁愿自己从来没有明白过,什么都不懂才是最好的。

一切不如初,悔不当初又能如何。

我欢欢喜喜的跟着月霜出了南疆,一路上繁华无比,我对什么都好奇,那样一个女孩早已被淹没了,如今回想起来已经分不清楚到底哪个是真实的自己。

出了南疆,因为临着楚阳给关卡出来,所以我们先到了楚阳的边关,在那里我认识了也是执着了半辈子的男人——杜成锋。

那个时候的他还不是什么镇西大将军,只是一个军中小将,因为杜家世代为将,所以那时候的他意气风发,俊朗而刚毅。

初次见到他,是在我和月霜初初在客栈落脚的时候,一个小偷突然拽了我的钱袋就跑,我学了那么点皮毛功夫,东西被抢,哪能如此就放过他。

我大喊站住,拎起裙子就追了过去,没有理会月霜在我背后的呼喊。

街道上很繁华,人流很多,我紧追着小偷七拐八拐不知道去了哪里,但是前面已经没有路了。

我双手插着腰,大喝道:“看你现在还往哪里跑?”

可是对面的小偷突然也是对我咧嘴笑了笑,那个笑容愣是猥琐,也许是认为我只是一个小女子奈他不和,可是我好歹也是从小练武的。

虽然我的武功没有月霜那么好,但是我想对付小偷应该是绰绰有余的,可是我错估了自己的能耐,那个小偷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刀子,对着我就刺过来,一开始凭着我的身手还能抵挡两下子,可是小偷投鼠忌器,使出来的蛮力不是我能够抵挡得住的。

没多久我就败下阵来,那个小偷反剪着我的手,笑的极其的猥琐淫邪,口吐秽语,我想要反抗却是不能够,挣脱不开小偷的蛮力。

我在心里祈祷着月霜快来救我,大喊着救命,希望有人来救救我。

小偷不知道从哪里扯下来的布条,塞进了我的嘴里,又酸又臭,我差点就被熏晕厥了过去,我怎么说也是出身于南疆的贵女,怎么受得住这样的腌臜。

那个小偷脏兮兮的带着狞笑的脸一点点向我靠近,我扭着头,不让他靠近我,我吓得就快要哭出来了。

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我看到了那个我最初也是最美的爱恋,可是最终都只是我一厢情愿而已。

杜成锋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出现了,那一刻在我的眼中他就是犹如神祗般的存在,救我于危难之中,制服了那个小偷,行云流水般的动作,恣意而潇洒。

那一瞬间我看呆了眼,摔倒在地就看着他缓步向我走进,对我伸出了手,我愣愣的将手放到了他的手里,他的手宽厚而温暖,有力的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

这是一场稀松平常的英雄救美,后来我在话本子也看惯了这种桥段,但是当时的我深深的迷恋上这个男人,并在长远的时间内执着于他,这是一种在绝望关头看到希望的美好。

我在他的面前露出了小女儿娇态,我知道我的脸肯定是红了,就在我要感谢他的时候,月霜赶到了此处。

之前街上人太多,而她又不熟悉地形,所以将她给追丢了,所以才来迟一步,我并不怪她,但是我却后悔当时的作为,我欢喜的对着月霜介绍杜成锋是我的救命恩人,可是我却忽略了杜成锋看到月霜的惊艳眼色。

是了,月霜有着美丽的容颜,她是南疆的圣女,是南疆第一美人,看到她容貌的人都会深深的惊叹住,杜成锋也不例外,但是当时我并不冥币啊。

杜成锋怜惜我们两个是弱质女流,又是外地来的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盛宠“病弱”妃 最新章节露华篇,网址:https://www.tden.net/0/1/2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