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王篇(1/3)

作品:《盛宠“病弱”妃

我是袁平,是宸儿的师傅,亦是楚阳的平王,那个据说是犯上作乱,最终被斩杀的平王,那是二十年多年前的事情了吧,记不清了,也不想去记起,往事已成殇,一点点的吞噬着我的心。

宸儿身中南疆蛊毒,名为情煞蛊,动情起来痛彻心扉,我没有蛊虫蚀心,但是却真得体会到那番痛苦,当然宸儿身上的蛊毒一定比我的痛来得更痛。

这是无法去比较的,也是无法去衡量的,我的一辈子活在深深的内疚之中,对不起任何一个人。

那一年的叛乱,我没有死,是瑶儿救了我,瑶儿是谁?她是宣圣帝的皇后,我的皇嫂,秦皇后,闺名秦瑶。

我和秦瑶是在千波湖上泛舟认识的,记得那一年,草长莺飞,正是春日好时节,和友人泛舟湖上,醉酒好音律,风花雪月好不快哉。

忽闻悦耳的琴声从湖面上传来,袅袅而动,好不动听,将酒意正酣的我从醉酒中唤回了神智。

我摇摇晃晃的走出了船舱,醉酒的朦胧,湖面上袭来的凉风将我吹醒了几分酒意,顺着琴音来处看去,只见是一只不算大的画舫,挂着纱慢,一看就知是女子的画舫,船头有几个人在嬉闹着,夹杂着琴音传来的咯咯的笑声,好不欢快。

我的酒更醒了几分,画舫离我的船并没有很远,我运气轻功,蜻蜓点水靠近了那艘画舫。

画舫很精致很华美,他猜测画舫的主人非富即贵,而他的靠近立即就引来了船上人的警觉。

琴声戛然而止,而我恰好立于船头,几个执着剑的侍卫将剑锋对准了我,大喝,“何人造次!”

我没有应声,帘纱曼曼,依稀可见内里在琴架之前坐着一个女子正缓缓起身,旁边的丫鬟扶着她。

我只是透过帘纱往内里看,丝毫没有顾忌近在眼前的刀剑。

对着帘幔处遥遥一拜,朗声道:“不知是哪家千金,琴音曼曼,可否一见?”

当时的我带着五分酒意,没有觉得自己的话有多么的唐突,闺阁小姐怎可随便与男子相见。

不一会儿里面就传来丫鬟的怒喝声:“大胆,是哪里来的登徒子,我家小姐是你想说就能见的吗?”

丫鬟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柔如三月风的女音轻斥道:“诗琴,莫要无礼。”

那一瞬间,我觉得这声音比刚喝的美酒还来得醉人,未见人,已经被声音给吸引住了,我更加想要一探究竟,想要见到女子的如山真面貌。

“本……”我脱口想自称本王,但是想着不要在身份上有着欺压的道理,白白毁了如此情调,破坏了这位小姐游湖的兴致,掩唇轻咳一声,“在下泛舟湖上,突听小姐美妙音律,一时被吸引而往,有所唐突,望小姐原谅一二。”

说着我向着里面揖了个礼,指了指另一边我的船舫,此时已有几人上了船头,估计是看我的笑话的。

“公子不用多礼。”轻柔的女声再次响起,“琴音难得知己,实乃小女子之幸。”

我看到一只素白纤细的手慢慢的挑开了纱幔,很漂亮的手指,想象着这么一双手游走在琴弦上,应该是极漂亮的。

随之而出的是半截桃粉色的衣袖,我的目光一眨不眨的,心口砰砰的跳动,或许这一刻我就心动了。

那是一个美貌的女子,芙蓉为面,眸光似水,琼鼻粉唇,颜色恰到好处,多一分则艳,少一分则淡。

风吹着纱幔,圈圈的涟漪,仿佛如仙子袅袅挪步而来,嘴角温柔的浅笑,那是一种大家闺秀的柔润有礼。

那一刻,我好像听到了心底传来的一声,让她成为自己的妻子吧。

这是我和瑶儿的初次相遇,因着一曲琴音,扯起了我们之间的缘分。

很快,我就知道了她的身份,正是当朝秦右相的女儿。

那一年她才十四岁芳华,我也不过是十八的年岁。

我们经常结伴出游,我带她出游,品尝美食,和她许下誓言。

为了她我愿意将世间最好的东西都给她,名琴九霄琴在江湖门派唐门手中,我对她说我将用九霄琴做为下聘之礼,将她迎进平王府。

可是就是这一去,事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又是因着琴,我又遇到生命中另一个女子,唐水心。

唐水心是唐门门主的小女儿,我遇到她的时候她才只有十岁而已,天真烂漫,扎着两个丫鬟髻,挂着珠链,在唐门内和师兄弟打闹着,是个很调皮的小女孩。

我乔装成了一个被仇家追杀下了毒倒在唐门领地上的人,我本身就是学医的,所以不会随便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取得了唐门的人的信任,尤其是心儿,她很喜欢我,总是缠着我,要我和她一起玩。

为了找九霄琴我在唐门一年的时间,就在我好不容易得知九霄琴的藏处的时候,从京中传来了皇兄要纳瑶儿为后的消息,因为这个消息我在唐门暴露了。

心急如焚的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只想带回九霄琴去阻止瑶儿嫁给皇兄,我动用了我手底里的兵直接灭了唐门全部,至此唐门没落。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盛宠“病弱”妃 最新章节平王篇,网址:https://www.tden.net/0/1/253.html